花酒浅草

我不是过客,是个归人

我有时候会忽然梦到你们小时候。
那个时候你们是普普通通的学生,偶尔会在小小的练习室里做做明星梦。


那个时候你们放学还可以去买点小吃,虽然不干不净的但是吃起来很爽很便宜。


那个时候你觉得未来什么的都遥遥无期,最闹心的不过是老师的批评和家长的唠叨,还有成摞成摞的作业和明天都要练的舞。


那个时候你们可以去路边头顶头换着勺子吃一碗抄手,训练结束后可以踩着对方的影子比赛谁先回家。


那个时候你们还可以因为吃到了喜欢的冰淇淋欢欣鼓舞,买到了限量版的玩具而到处炫耀。


那个时候你们可以因为一次登台的机会紧张激动的蹦来蹦去,听到台下偶尔有人喊一声你们的名字就骄傲的不行。


那个时候你们可以录自己喜欢的歌,可以在街头的两元一首露天KTV唱歌,迎来的不是拥挤的粉丝而是路人的叫好。


那个时候的你们还很小,平静又带点欢愉的日子还很长。

评论(1)
热度(15)
©花酒浅草
Powered by LOFTER